DepreSS

放假了,废话很多。
极圈冬泳中。
菜鸡清水年更文手。
固执又古板。
间歇性自闭,
回复很可能不及时,
但最喜欢评论。
生平最讨厌和人吵架。
聊天欢迎私信。

【Woz/庄吾/Woz】狂言



  应该算是沃庄沃无差,不过可能偏主骑左一点吧,他俩我觉得都挺攻气的,攻气在不同的地方hhhh,Zi-O第七集完食后的突发脑洞,OOC有,私设有,Bug有,望喜欢呀。


———————————————————



 Woz从未怀疑过常磐庄吾会成为魔王。



0.0


Woz是个公认的神出鬼没的家伙,但实际上,若是用对了方法,要找到他也很容易。


比如说,取一只新鲜的,名叫常磐庄吾的小魔王,然后让他对着空气大喊前者的名字,这样的话,保证不到五分钟,你就能收获一只名叫Woz的稀有角色啦。


而今天的常磐庄吾,就在身体力行地实践着这一秘法,果不其然,在他喊到第三声的时候,耳畔就如愿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吾之魔王,召见我有何吩咐?”


手持一本摊开的硬皮精装书的男子一如既往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他摘下兜帽,还未能将脸上的笑容调整完美,恭候多时的男孩儿就已经迫不及待欺身上前,过近的距离几乎叫Woz能数清他那双大眼睛上忽闪着的眼睫毛。


白皙秀气的男孩儿绽开一个有些羞涩的笑脸,冲他摊开双手,掌心中是被汗水浸的微微潮湿的两张夜场电影票。


“虽然很突然,不过,Woz,一起去看场电影吧?”


欸?


来自未来的男子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稍稍睁大了一点儿,他也许知道关于魔王的一切历史,但他无法参透眼前人内心的想法。


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拥戴者,Woz依旧露出一个纵容的笑,伸出手,为男孩儿辟出道路一般。


“荣幸之至,吾之魔王。”





电影院的位置离钟表店并不太远,步行也只有十几分钟路程,从检票的工作人员手里接过被撕掉的票根,庄吾抱着刚刚买的一大桶爆米花走进了放映厅,Woz保持着一个适当的距离跟随着,在男孩儿就坐之后才施施然坐下。


因为是夜场的缘故,放映厅里只零零星星散落着几个人,几分钟的等待后电影开场,余光中的小魔王神情专注地盯着银幕,电影是关于时间的,主人公无数次穿越回过去企图改变未来,却未尝想到正是他的行动将一切引向了那个他竭力避免的终点。


就像是某种糟糕的隐喻。


情节不紧不慢推进着,中途他们都未曾说话,但却也不觉得尴尬,待到电影剧情行至高潮,故事中的主人公终于察觉到一切的真相的时候,男孩儿才终于开口说出了迈进放映厅以来的第一句话:


“ ‘钟表的指针能够停下,也能够往回拨,但是,人生不一样’ 我的叔父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哦。”


手捧爆米花的男孩儿的双眼没有离开银幕,纷繁的光影映在他赭色的的双眸里,摇摇晃晃的,Woz手中的书页也许记录着关于魔王的一切,可此时此刻的他却不知道眼前尚且年幼的魔王后半句想要说些什么,便只好保持着一如既往的优雅笑容,安静地等待着。


“所以啊,Woz,我是想要做什么,就一定要努力去做的人,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机会就会溜走了,那时候,就没法再挽回了,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一定会后悔的。”


他垂下头,嘴角笑容很暖很甜。


“Geiz也说过,’我是无论如何也会按照自己的作风来行动的人,即便如此你也要和我成为伙伴吗’ 这样的话,那个时候说实话,我真的动摇了呢。”


他呐呐地说着,但片刻后又振作起来。


“但是,想了很久之后,我果然还是想要让Geiz和月咏成为我的伙伴。”


Woz在庄吾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他的魔王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总是操心。


“所以!”庄吾突然别过头,握住Woz搭在扶手上,空出来的那只手,把男子惊的笑容一僵,装爆米花的纸筒被挤在他俩之间,呼吸之间都充盈着焦糖和奶油的甜丝丝的味道。


“Woz也是一样的哦!”


啊?


手握正史,无所不知的男人也吃了一惊,此时电影却正巧结束,诺大屏幕暗淡下去,进而开始滚动莹白的字幕,余光中已经有人起身,三三两两结伴走出放映厅,常磐庄吾也是那其中之一。


“电影结束啦,我们走吧Woz。”


思路被打断,又无意忤逆自己君主的意愿的男子只得从善如流跟着起身,微笑着冲着出口的方向伸出一只手。


“如您所愿,吾之魔王。”






他们一前一后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深了。


午夜街头人影伶仃,只有路灯光芒一团一团地延伸到远方。衣衫单薄的男孩儿搓了搓手,凑过来和他挤在一起,Woz欠了欠身,说了一句“吾之魔王,请允许我”,便取下脖颈上的围巾给男孩儿戴上,换来小魔王一个毫不吝啬的灿烂笑脸。


他们就这样安静地并排走着,这样的场合实在难得,比起Geiz和月咏,甚至时劫者,Woz总是更神秘的那个,他习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而庄吾也不愧是励志要成为王的人,最初还会被他的神出鬼没吓得心脏骤停,近些日子都已经学会了笑着和他寒暄几句。


钟表店已经近在眼前了,Woz在扶梯上站定,与Geiz,月咏不同,他不是能够顺理成章踏入那栋房子的存在,他到这里就足够了,从今以后,他还会继续在各种各样的地方,注视着身边的人,直到历史遵循它原本的轨道走入既定的终点,将他推向王座。


出乎他意料的,庄吾也站住了,男孩儿取下自己的脖子上的围巾,又重新套回Woz脖子上,优雅的男子在那微凉的指尖掠过他脖颈的皮肤的时候失神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些遥远的回忆的光影,无人能够分辨。


男孩儿低头沉吟了一会儿,抬起头冲着男子笑着说:


“Woz,谢谢你,今晚,很开心呢。”


Woz闻言自然是优雅地欠了欠身,荣幸之至的样子。


“那些话我一直没有倾诉的对象,很困扰呢,还好有Woz在,真的帮大忙了。”


男孩儿双掌合十,嗓音真诚,Woz稍稍睁大了眼睛,他原以为在这个时代只有Geiz和月咏是他的魔王心中特别的存在,却没有想到,有些事情,眼前人的确也只能和他诉说。


无论在哪个时代,他的魔王都是需要他的。


这个认知让Woz情不自禁地有些兴奋,又有些欣慰,但男孩儿接下来的话却向他证明了今夜的惊喜还远远不止这些。


“我说过,我是想要做什么,就一定要努力去做的人吧?Woz你虽然总是神出鬼没的,还一直念叨着要让我成为魔王,但是,我不觉得你是坏人。”


Woz挑了挑眉,他的魔王这时不时的天真的想法,还真是,可爱的不行。


“所以,我会让你也住进我家的,就像Geiz和月咏一样,然后,我一定会成为王。”


庄吾笑的很灿烂,他说这话的时候的神情是那么理所当然,让Woz口中的那句“吾之魔王,这是前后矛盾的”不知怎的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啊,他的魔王就是这种对自我的笃信才让他分外着迷。


来自未来的,魔王的忠实拥护者拉上了兜帽,遮住满眼期待的笑意,只留下一缕黑色卷发和上翘的嘴角。


目之所及的魔王已经转过了身,冲着家的方向大步走去,双手随意地甩动着,一点儿也不像刚刚才公布了不得了的野心的样子。


魔王,吾之魔王。


来自未来的男子也合拢书页,向着反方向走去,他们都没有回头。


Woz从未怀疑过常磐庄吾会成为魔王,除去常磐庄吾本人,这世界上还未有人能如此笃信。



END


是一个充斥着我流OOC的温馨小故事,庄吾和Woz的关系在我看来就差不多是这样吧,在看完第七集之后突然有了灵感,于是在被打脸之前火速码了出来,如果能有人喜欢请务必给我评论哦!我会开心的炸成一朵烟花的!


顺便有没有一起磕这对cp的群呀,或者Woz单人群也成,他实在太好了我磕爆1551



评论(3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