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SS

放假了,废话很多。
极圈冬泳中。
菜鸡清水年更文手。
固执又古板。
间歇性自闭,
回复很可能不及时,
但最喜欢评论。
生平最讨厌和人吵架。
聊天欢迎私信。

【柒七】穿越漫漫长夜(中)


06.

《刺客》的剧情渐入尾声的时候,拍摄的节奏开始变得紧凑。

剧组里里外外上至演员导演,下至负责后勤的员工都是一幅分秒必争的样子,作为主演的几个更是抓紧一切时间熟悉剧本和场景,背景音都仿佛被替换成了手表秒针走动的“咔咔”声。

其中受这个气氛影响最严重的,恐怕就是后期戏份逐渐增加的柒了。他平时的气场就已经够生人勿近了,现在再加上拍戏赶进度的压力和他对于自己一贯的高标准严要求,三重气场的叠加简直要压的整个剧组喘不过气来。

在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刻,唯一还能不怕死地在“首席刺客”面前贫嘴的伍六七,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救世主。

“靓仔,把剧本放下,你得休息一下。”

伍六七戴着兜帽,双手插兜站在正坐在椅子上低头阅读剧本的柒跟前,语气强硬,不容置疑。柒眯起眼睛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的黑眼圈仿佛又加重了,没有浪费口舌拒绝,柒直接低下头继续干正事,不料青年却一屁股坐到他右边,在他没反应过来的瞬间抽掉了他的剧本,伸出左手捞过他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连着熬了两个通宵的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撂倒在了长椅上躺着,脑袋枕着伍六七的大腿,眼睛被一只手轻轻覆盖着,看不到一丝光亮。

柒:······ ?

不得不说伍六七这厮在让他懵逼这件事上的天赋和他在演戏上的天赋不相上下。

“靓仔,敬业是好事情,我不拦你,可是你真以为你自己是永动机吗?你这个傻子。”

青年的手也顺带捂上了他一只耳朵,那被故意用捧读的方式拉着长音传进他耳朵里的抱怨,朦朦胧胧却依旧难掩气势汹汹。

罩在他脸上的那只手散发着陌生又稀罕的温度,最初觉得别扭,习惯了之后却也变得依赖起来。

世人喜爱他皆有因由,若眼前人是因为喜欢他演的戏,那么他再怎么勉强自己也在所不惜。他希望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他十几年来期待的那个样子,不,甚至比那更甚。

也许是枕头和眼罩都太过于舒适,他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困意立刻排山倒海一般袭来,半梦半醒间,他听见了青年碎碎念般的絮叨着“睡吧靓仔”,“抱歉啦靓仔没有美女的大腿给你枕,你就凑合凑合吧······”之类的话。

美女比不上你······

伴着这句未能出口的心声,两天两夜没合过眼的柒老师垂下了双手,全身松懈下来,坠入了深沉的黑暗。



下午的剧组迎来了一个柒意想不到的人物。

彼时他刚刚从伍六七的大腿上揉着太阳穴坐起来,后者自己还靠着墙壁吹着鼻涕泡睡得正香,一件不知道剧组里谁给披的衣服随着他起身的动作滑落到地上,柒弯腰捡起,一抬头却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他刚睡醒,视线还不太清明,眯着眼眨了几下眼睛,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然后,他本来因为补充了睡眠而些微转好的心情又变的不太美丽起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一直致力于明里暗里挤兑他,把给他添堵作为终身事业的,剧组里梅花十三的师傅。

如果说吃下了柒这张脸的姑娘们还能有哪个墙头值得一跳的话,那就必定是眼前这个人。

眼前人和他出自同一个公司,与柒的顺风顺水不同,他是典型的一路打拼上来的,在这个圈子里,光凭实力永远都不可能真正大红大紫,柒是特例中的特例,眼前人能走到如今这一步想必也是趟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浑水。

谁也不甘屈于人后,可即便他再如何增加自己的曝光度,认真经营自己的人设,人气都始终和看似随心所欲我行我素的柒有着一段不大不小的距离。

所以,与其说是他们两个互相两看生厌,不如说是眼前人单方面对他十分反感。

“是你啊。”

柒皱着眉头说道,声音放的很轻,阿七还在睡,他不想吵醒他。

一头银白长发的男人见他醒了,很快整理好了自己的表情,皮笑肉不笑地说:

“很久不见啊柒老师,没想到你也能在剧组里交上朋友。”

他说话的语气叫柒有点儿不爽,他一向是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人,这一次也不例外,他干脆地开口说:

“与你无关,你可以走了。”

男人被他这句话气的额角青筋突突直跳,却又碍于身份不好发作,只得又笑了一下,扔下一句话:

“你依旧是这么让人火大。”

柒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没有回话。

上一次被他如此评价,还是在几年前。

那时候他们二人同时被作为候选争夺一个男主角的名额,那部戏是业内知名导演的收官之作,即便是不刻意宣传也有很大噱头,公司上下都十分重视,投资经费数额庞大,还挖空心思请来了无数老牌戏骨倾力加盟,可以说,只要能在这部戏里混个脸熟,日后的仕途就已经基本上算是成功了一半。

男人自然是积极行动的,他上下打点着各项相关事务,不放过一点儿消息,力求在导演面前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反观柒,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每天也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脸孔,像是全然不在乎自己能否中选,能否在日后走上一条相对平坦的道路。

那次没有硝烟的战争的结果充满了戏剧性——被选中的男主角是柒。

说是意料之外,实则也是情理之中,那个知名导演是曾经提携柒的那位老戏骨的旧相识,因为耳濡目染后者对柒的评价,提笔写下的人物自然就带了些柒的影子,可以说,这个角色最合适的人选,一开始就不会有别人。

听到自己被选中了的柒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像是全然不在乎似的,他身旁一同得知这个消息的男人却第一次失了仪态,抽动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对他说:

“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这副样子,才让人觉得相当火大?”

思及此处,柒垂眼沉吟,他不太喜欢去思索这一类的事情,但并不代表他就不明白。他对于演戏也好,整个圈子也罢,似乎都抱着一种独善其身,冷静旁观的态度,在其他人为着某些资源明里暗里争的头破血流仪态尽失的时候,他还能穿的人模狗样坐在一旁给自己置一方桌子抿几口茶。

他只孤傲地做着他自己,就达到了旁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好像确实是,挺令人火大。

想一想也颇令人委屈,他最初拍戏不过是因为生活所迫,旁的缘由都没来得及多想,生活就把他一脚踹进了陌生的舞台,从此以后一举一动都有无数视线追随。他不在意旁人目光,只想着能有一隅立锥之地遮风挡雨便可,没想到却幸运的得到贵人扶持,一路扶摇直上立于风口浪尖。

最初不希求任何东西的人反而登峰造极,这大概就是那男人每次和他碰面都表面笑嘻嘻,心里恨不得手撕了他的地方了。

摇摇头把那些有的没的想法都赶出脑海,柒捏着手里外套的边角转过身想给还在睡觉的人盖上,一扭脸却发现人已经醒了,正揉着眼睛泛着泪花打着哈欠。

“醒了?”

“嗯······,靓仔你刚才在跟谁说话啊?”

脑子还没完全清醒的青年哼哼着问,每个字音都拉的长长的。柒看了他一眼,淡淡地答道:

“新来剧组的成员,以前认识,来打个招呼。醒了就赶紧起来,下午还有进度。”

正靠着墙壁吐气的青年闻言一愣,紧接着整个人顺势在长椅上软成一滩,冲着抱臂看着他的柒露出一个他最熟悉的,欠揍的笑容。

“啊呀,起不来,靓仔你拉我一把。”

柒:······ 。

又一次领教了眼前人可以有多么没下限的柒认命地走上前去,拽住青年笑嘻嘻伸出来的两只胳膊,手腕一使力就把人拉了起来,准备放手的时候却被攀住了一只胳膊,青年亮着眼睛捏来揉去,好像那是什么有意思的玩具。

柒皱眉不解,不知道这个脑回路清奇的家伙又是搭错了哪根筋。

“干吗?”

伍六七露齿一笑,说道:

“没什么,就是感受一下全国业余散打冠军的手劲啦。”

柒闻言一愣,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想来也是他从他老爹嘴里挖出来的。柒对动作戏的领悟能力很强,曾经为了一部新戏精益求精在专业人士手下闭关半年,出师首战面对动作指导的时候一拳没收住差点儿给人打吐血。

至于那部戏成了业内武打教科书,迷妹们踹人入坑的灵丹妙药,就是之后的事了。

这厢伍六七终于舍得撒手了,双手插回口袋里不无遗憾地叹了口气,说道:

“真羡慕靓仔你,我就不行啦,小时候出了个事故,后来动了手术之后就一直只能是现在这样了。”

“事故?”

柒皱眉,一下择出了重点。

“对啊,交通事故,后来被送到医院做了手术,现在这里还留着疤呢。”

伍六七依旧笑着,右手握拳,大拇指顶了顶自己胸口,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仔细一看他俩的身型的确略有不同,虽然身高和相貌都分毫不差,可柒往地上一戳就是雪松般的坚毅笔挺,不像阿七,罩在宽松卫衣下的身板总是隐约透着些单薄。

事故,养子。

一个不太美好的假设突然掠过柒的心头,他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刚想问出心中所想,却不巧听见何导在远处喊着他们的名字。

他们的拍摄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尾声,顶多还有一个星期就能完结。

伍六七把双手放在嘴边充当扩音器大喊了一声“知道啦老头”,紧接着回过头冲他一笑。

“走吧靓仔,我们一起去。”

话音一落他就率先回过头,双手插兜迈着罗圈步朝拍摄场地走去,又在自己老爹毫不留情的大声呵斥中不情不愿改成了一溜小跑。

柒目送着那个背影,在原地顿了几秒才迈步追了上去。

不远处那个正被导演用剧本敲着头教训的青年,似乎并不如他一开始所想的那般,有着一个纯然幸福的过去,甚至于说不定,他们之间的共同点,不仅仅只有那相似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外貌。

柒走到化妆镜前坐下,在化妆师开工的时候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他第一次,对一个人在工作之外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伍六七的身上,有太多他看不明白的地方了。

07.

柒这几天的状态不对头。

不仅仅是他自己,恐怕整个剧组的员工都意识到了,如果曾经与他合作过的人能看到他此时此刻的状态的话,一定会回想起曾经合作的一切细节,然后摸着胸口心有戚戚地说:他又开始压榨自己了。

每一场戏进入尾声的时候柒几乎都会进入这样的状态,除了在镜头下演绎角色,就是坐在休息室的角落里低头,双手交握在一起,脊背紧绷的弧度如同一张拉满的弓。

稍不注意就会拉断了弦。

“靓仔,靓仔!”

青年熟悉的声线把柒从自己的世界惊醒过来,面前人就如同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般,蹲在他面前,攥着他的手,仰头看着他。不同的是现在的他脸上没有喜悦,只有担忧。

柒眯着眼睛看他,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剧情进入尾声,故事迎来高潮,镜头的压力都落在他身上。他这几天的精力过于集中了,乃至于有种思维陷进泥潭难以挣脱的感觉,他在界限另一头停留的时间愈来愈长,这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怎么在这儿?”

柒看着阿七的脸问道,声音里难掩疲色。

伍六七看着他的样子,皱着眉头说:

“老爹来让我叫你,拍摄要开始了。”

今天是柒作为“首席刺客”的最后一役,因为场面宏大,所以基本全部要依靠后期特效来支撑,拍摄全程几乎都在摄影棚中进行。

柒呼了口气,摄影棚的空间并不狭窄,却仍旧让他生出几分窒息的感觉。他抽出了被阿七攥着的双手,站起来越过他冲着片场走去,步履坚定。

身后传来伍六七的声音:

“靓仔,你真的没问题?”

柒的脚步一顿,几秒过后,一个声音淡淡地答道:

“放心。”



最后一幕戏纯粹是柒个人演技的大爆发。

故事的尾声是特效最炫酷,经费燃烧也最猛烈的部分,然而无论后期观众在银幕上看到的特效有多么异彩纷呈,演员在摄影棚中所真正要面对的也不过是一块乏味,甚至有点儿滑稽的绿幕。

但当柒站到镜头前开始他的表演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忘却了自己身在何处,呼吸之间都是炮火和硝烟的味道。

他仿佛就是剧本中那个目无余子,睥睨众生的盖世高手。那个随时都面无表情,目光冷漠的年轻有为的演员从人们的记忆中被抹去了,剩下的就只有在方寸之中挥舞着利刃,扭转战局于呼吸,力挽狂澜于顷刻的天下第一刺客!

所有人在不知不觉中都屏住了呼吸,导演坐在高处面色凝重,拍摄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段,以压倒性优势碾压斯坦国王子的柒站在悬崖边,将剑尖指向灰头土脸冲他走过来的鸡大保的胸口。

还有一句台词,最后一句台词:不想死就让开,我是玄武国暗影刺客。


柒觉得气血上涌,头脑却反而愈发沉重。

精神过于投入,他早已经忘却了自己是在演戏,仿佛被本能带动着动作一般完成了演绎,此时此刻的他握着刀,他是首席刺客,他也是他自己,这根本就是一回事。

他从未在镜头前完整的演绎过他自己,如今他即将完成这一壮举,他知道念出最后一句台词的他将彻底把灵魂掏空,他从此以后将无法再演绎其他任何角色,他将永远被限制在“首席刺客柒”这个角色中,如同一把枷锁,一个烙印,他的演艺事业等同于就此走向终结。

至于该如何选择,一目了然。

已然头脑昏沉的柒眯起眼睛锁定了站在他面前,因为被他的情绪感染而展露出真实的害怕情绪的鸡大保,念出了那句台词:

“不想死就让开,我是玄武国暗影刺······”

他没能说完就向前直挺挺倒了下去,原定计划中也是如此,在场的所有人都怔怔然未能回过神来,半晌才发觉地上的人并没有因为戏份结束而自己爬起来。

白色卫衣的青年突然一个猛子扎进包围圈,挤开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的人群,扑到那个倒在地上没有反应的柒身旁。

他大声喊着他的名字,拍着他的脸颊,可惜无济于事。

那个用灵魂演绎角色的冷漠青年,这一次,真的倒在了舞台中央。

TBC.

评论(14)

热度(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