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SS

放假了,废话很多。
极圈冬泳中。
菜鸡清水年更文手。
固执又古板。
间歇性自闭,
回复很可能不及时,
但最喜欢评论。
生平最讨厌和人吵架。
聊天欢迎私信。

【柒七】四七二十八


  是那个柒哥和阿七,幼柒和幼七组成一个大家庭的脑洞,越想越有趣,于是激情摸鱼。

 

  没头没尾的5000字短篇,只截取了最想写的一部分,性格没有认真推敲,OOC的相·当·严·重,Bug也超多,纯粹自我满足摸来爽的一篇,但可喜的是我终于开门见山了一回(吧?

 

  在这里称呼幼柒为小柒,幼七为小七,只是个笔头称呼,不要太在意念出来的时候能不能分辨(你这人,幼七10岁是哥哥,幼柒8岁是弟弟。

 

  以上!

 

 

  一个关于家庭和责任的故事。

 

0.0

 

  小七受伤了,不知道是谁干的。

 

  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小柒从来都不是什么会在意别人眼光的孩子,更多时候他是个我行我素又特立独行的小混蛋,因为经历了太多在他这个年纪不该经历的而拥有着较大多数同龄人而言更成熟的心智。

 

  但很显然,他依旧是个孩子。

 

  当他把自己满身是血的兄弟背回家的时候,阿七正在厨房灶台边准备晚饭,看到小柒一脸惊慌地撞开门,背上还背着血呼啦的小七的时候,他一个手抖差点儿没把锅掀翻。

 

  “怎么回事儿?”

 

  他三步并两步走过来把小七从他背上卸下来,小柒拽紧了自己黑色短袖的边角——用一双还粘着他兄弟血的手,僵立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阿七见状也有点儿急了,怕小孩儿在外头遇上了处理不了的事情,张口刚想继续追问,紫衣刺客就从里屋眯着眼睛走出来,干他这一行的昼夜颠倒,日落而做日出而息时有发生,如今也是听到了动静才从床上爬起来看看情况。

 

  刚起床的刺客带着点儿起床气,表情比起平日里的面无表情更阴沉锋利几分,吊梢眼视线落在满身血迹的小七身上,停顿了几秒,进而蹙拢眉心,看向小柒,两双相似的眼睛只对视了短短一瞬,小的那个就咬牙移开了视线,倔强地盯紧了脚下的地面。

 

  “靓仔,你来得正好······”

 

  阿七心疼地把小孩儿搂进怀里,拍了拍他的脸颊,小七无意识地动了动手指,发出一声疼痛的气音。

 

  “交给我吧。”柒言简意赅地回应道,“你快给小七处理一下,别让邻居知道。”

 

  紧接着紫衣刺客便缓步走到固执地不看他的小柒跟前,持刀的左手扣上他尚且稚嫩的肩膀,沉声说:

 

  “你,跟我出来。”

 

 

01.

 

  小柒几乎认定自己要挨骂了。

 

  让自己的家里人受伤,在阿七问话的时候闭口不言,吵醒了刚完成任务还在补觉的刺客······他不过才来这个家两个月,就在一个下午把家里最危险的大魔王的雷区精准踩了个遍。

 

  可直到他跟着刺客爬到了岛屿中央那座石头山的半山腰,预料中的责骂也没有到来。

 

  天色已近黄昏,晚秋昼夜温差变化幅度夸张,小柒出门时没来得及换掉一身短袖短裤,如今朔风卷过,百米海拔之上即便是他也无意识瑟缩了一下,一直快他几步的刺客背后长眼一般偏过头看了看他,解下自己最外层的长衫,走下来罩在他肩上。

 

  小柒愣了愣神。

 

  “走吧。”

 

  柒拎了自己的刀转身继续攀爬,待他向前走出几步,男孩儿才回过神来追上去,紧紧跟在后头。

 

 

 

 

  小鸡岛的山顶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荒芜土地。

 

  小柒跟着柒走到了山顶的另一端,刺客仍旧站着,视线不知道飘到哪里,小柒看了他一眼便自顾自坐下,他们来的不算太晚,天边橙红的火球还未沉入地平线,浓烈的金光映在翻滚的海水上,反射的光芒金针一样刺的小柒眼底生痛。

 

  为了掩盖某些快要溢出的情绪一般,小柒仰起了脑袋,高山之上的天空显得更加低矮,若是在夏天的夜晚,伸一伸手掌,就仿佛能打落几颗星星。

 

  “你想说什么就快说吧。”

 

  受不了这样漫长的沉默一般,小柒开口了,还未渡过变声期的童音带着一点闷闷的鼻音,男孩儿察觉到了这一点,伸出手腕粗鲁地擦了擦自己的鼻子。

 

  “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年轻的刺客在他身边一掌宽的地方盘腿坐下,薄布包裹的魔刀稳稳横放在他膝盖上,小柒闻言向他投去诧异的一瞥——这个青年一贯习惯了用沉默和行动来代替语言的表达,如今在他身边时却摆出了一副想要促膝长谈的架势。

 

  阿七两个月前将他带进家门时,刺客脸上微妙的表情他至今历历在目,亏他还一直以为他不喜欢他。

 

  “······我没想到那些人会去找他,我本以为他们会直接来找我。”

 

  男孩儿抱着自己的腿,下巴搁在膝盖上,柒的长衫衣摆在他身后铺展成一个深紫的扇形,他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地面,仿佛要将那块地皮抠出两个窟窿来。

 

  “说清楚些,你这样我听不懂。”

 

  刺客说话直白,却并没有催促的意味,这样的态度对如今的小柒而言反倒是最好的,男孩儿深深吸入一口寒冷的空气,又吐出来,再开口时,已经显得有条理多了。

 

  “是后山的一伙山贼。”小柒闷闷地说,咬紧了后槽牙,“我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后山······我不喜欢他们占走我的地盘,而且我看见过他们干的烂事,所以我教训过他们一次,把他们赶走了。”

 

  “嗯。”

 

  柒闭眼听着,将双手手腕放在千刃上,像是在感受那把武器的呼吸和心跳,他想要理清思绪,或是去思考什么问题的时候就会这么干,这让他能保持平静。

 

  “······后来,小七来后山找我,我暂时不想理他,就把他一个人扔在了后山,我没想到,没想到,那群人还会回来······”

 

  “我不知道他们是专程瞄准了小七,还是把他错认成了我,总之,我听到动静赶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动手了······”

 

  “······对不起。”小柒看着遥远虚空中的某一点,喃喃地说,  “对不起······”

 

  一直在身侧安静聆听的柒此时也睁开了眼睛,一双红如鸽子血的吊梢眼在夕阳中缓缓流动着,他低声问道:

 

  “打伤小七的那群人呢?”

 

  “死了。”小柒干脆地说。

 

  柒偏过头,长久地凝视着身边的这个孩子,他曾经从那双眼睛里看到过太多熟悉的东西,看到怀疑,看到希冀,看到渴望,而如今,他看到深切的懊悔和刻骨的愤怒。

 

  柒沉默地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那就好,还不算太糟糕。”

 

  小柒撇过头瞪着他,就好像他刚刚说了什么大逆不道又惊世骇俗的话。

 

  “你不骂我吗?”我以为你会很生气的。

 

  柒看了他一眼。

 

  “我没有说我不生气。”

 

  小柒瞪大了眼睛,他明明没把后半句说出来,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的?

 

  “只是,你才加入我们两个月,我不能强迫你,我们都不能强迫你那么快就适应好一切,我和阿七也经历过漫长的磨合期,我那时候做的也不比你强多少。”

 

  小柒闻言怔了怔,两个月里他除了到处躲避自己那个“哥哥”的追捕就是在后山自我放逐,甚至没有来得及去听一听那个收留自己的青年和身旁这个年轻刺客的故事,也许他曾经有机会,但他错过了,他直觉这会是个充满曲折,苦乐参半的故事。

 

  “可你至少没有把他一个人丢在什么地方,还让他受那么重的伤吧。”

 

  小柒闷闷地说,子句如坠铅,沉甸甸砸落在地上,柒闻言只是轻抚千刃,低垂眼帘隐藏住其后翻涌的暗涛。

 

  “我做过的事情,你没法想象。”

 

  小柒转过头瞪着他,他这一整天受到的冲击未免有些太多,柒坦然地接受着他的瞪视,眸光平静地望向千里之外金丝一样的地平线。

 

  “但是我们总还是能弥补的,只要事情不算太糟,就总还有挽回和修复的机会。”

 

  他回过头看着男孩儿,他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一点儿茫然。

 

  “没有谁第一次做什么事情就能做的很好,无论是什么事情。”

 

  在如何去爱人,关心人上头,他们最初都是新手,直到如今,刺客也不敢说自己就深谙此道,世上也没有几个人敢说自己深谙此道,可他总还是愿意去学习,用上自己的余生,和下辈子,下下辈子,去重新学会爱别人。

 

  这一次小柒仿佛听明白了些,他张了张嘴,却不能立马说出些什么来,柒感受到了他的情绪,拎起手里的刀,站了起来——

 

  整个苍穹都仿佛在等待这一刻,落日在他起身的一瞬间沉入地平线,大片大片浓烈的霞光在天际厚重倚叠的云层间尽情涂抹,尽情晕染,小柒直愣愣地看着这大自然赋予万物的壮美绝景,直到那一轮硕大火球完全隐没在海平面以下,天火才终于彻底熄灭,星子影影绰绰,周围的一切都暗淡,寂灭了下来。

 

  “学会思考周全,多做准备吧。”

 

  柒平静地说道。

 

  “毕竟黑夜随时会到来。”

 

 

 

 

  在他们头顶的月亮由满月变做下弦月的时候,刺客起身准备回去。

 

  小柒偏过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自己想再多留一会儿,刺客思考了几秒便点头答应,回头走出几步,却又被身后一个声音顿住了步伐。

 

  “我想成为你那样。”

 

  男孩儿背对着他,看着月亮说道。

 

  我一直想成为你那样。

 

  他们不过只一起待了几个小时,却像是默契搭档了十几年一般,不需要太多言语,柒也能明白男孩儿没说出口的后半句话,也许连小柒和最擅长体察家里每一口人情绪的阿七都未能察觉,尽管男孩儿和刺客打照面的时间少得可怜,但男孩儿崇拜他。

 

  “所以,”

 

  小柒垂下眼睛,盯着自己的手,那上头的血已经干涸了,呈现出一种硬邦邦的砖红色。

 

  “别放弃我。”

 

  柒停顿了几秒。

 

  “你想到哪儿去了。”

 

  他回应道。

 

  “谁也不会的。”

 

 

02.

 

  刺客推开卧室门的时候,青年正坐在床边往小七的额头上放冰毛巾,见他回来了,愣了一下,紧接着在黑暗中冲他露出一个笑容。

 

  “回来啦。”

 

  “嗯。”

 

  柒简单应了一声,随手把刀倚在门边,走到床边坐下,从后头抱住青年,脸埋进他颈窝里。

 

  “小七怎么样了?”

 

  柒问道,声音压得很低。

 

  “伤口处理好之后就睡死过去了,你刚走那阵有点儿发烧,不过现在已经在退了。都是些皮外伤,看着吓人罢了,问题不大的啦。”

 

  阿七回应道,柒呼了口气,低笑了一声。

 

  “和你的作风一模一样啊。”

 

  “······这不是废话吗!?”

 

  青年滞了一下,继而恼羞成怒地推了一把刺客的脑门儿。

 

  “不说大的这个了,你把柒仔扔哪儿去了?”

 

  “是他自己说要留在山顶上的,不是我不带他回来。”

 

  刺客有一说一,只是语气藏着点儿微末的委屈。

 

  “你不会以为我真会下手揍他吧。”

 

  “切,你哪儿舍得。”

 

  青年轻嗤一声,垂下眼睛,指尖划过床上仍在发烧的男孩儿红彤彤的双颊,夜色浓稠寂静,他们半晌无话。

 

  “柒仔一辈子不会忘了这件事的吧。”

 

  青年的声音闷闷的,在黑暗中沉甸甸地坠落在地上。

 

  “这也不会是他最后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

 

  柒看着他的眼睛低低地说,阿七愣了一下,继而扯出一个苦笑。

 

  “啊,是啊。”

 

  只要他们生活在这个家中一天,就迟早要经历数不清的,这样的事情。

 

  青年的视线转向窗外渺茫的夜色,暗蓝天幕弯月垂挂,洒着几点疏星,只有几片薄云淡淡笼着,暧昧不清的样子,他的思绪倏然就飘远了,他想起了他第一次在小巷中看到那个孩子,想起他牵着他的手,把他领回家时他脸上别扭的不自在,想起柒看到他们走进家门时微妙的神情,想起小七看到他的时候眼中迸溅出的光彩。


  然后他想起傍晚时他撞开家门,背着自己血淋淋的哥哥向他寻求帮助时的表情。

 

  那一瞬间阿七几乎要以为他被击垮了。

 

  但青年知道那个孩子还会振作起来,尽管过程可能会充满痛苦,但这是必须的,他已经是这个家的一员——他必须振作起来,然后,继续向前。

 

  “他和你的作风一模一样。”

 

  青年笑了一下,回敬了身后的刺客,柒愣了一下,紧接着张开嘴,像是迫切想说清楚什么。

 

  “阿七,我······”

 

  “所以他们很快会和好的,比从前更好,他们会比我们做的更好的。”

 

  阿七说道,本是正经极了的话,他脸上却挂着痞里痞气的笑容。柒怔了怔,扶住他的肩膀把他转过来面对自己,扣着他的后脑咬上他的嘴唇。

 

  是啊,他们会比我们做的更好,他们还是那么稚嫩,太多事情都还没发生,这意味着很多事情都会变的更加纯粹,更加简单。

 

  “······等等!我们到隔壁去!”

 

  青年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一把拉住刺客已经开始在他身上随意点火的手。

 

  “为什么啊?小七一时半会儿不会醒的。”

 

  刺客如果长着耳朵和尾巴的话,此时此刻绝对已经耸拉下去了,阿七看了他一眼,既好气又好笑,不知是先吐槽他奇怪的关注点好还是先揶揄他猴急比较好。

 

  “我们到隔壁去,”阿七看了一眼窗户,银色的月光洒落进来,把床上沉沉昏睡的男孩儿的脸照的半明半暗,青年贱笑了一下,“我敢和你打赌哦,柒仔今晚绝对会溜回来的。”

 

  他可放心不下床上这个呢。

 

 

03.

 

  窗户的门轴发出吱呀一声,风声灌进空旷的卧室内,一个纤细的身影蹬着窗框跃进屋内,落地时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小兽一样的影子睁着深灰的瞳孔四下环顾一圈,才将目光锁定在了床上仰躺着,因为发热而无意识地皱眉昏睡的男孩儿脸上。

 

  小七的胸膛微微起伏,突然蹦出一丝轻咳,站在窗下伫立良久的身影震了一下,紧接着便轻手轻脚走到自己哥哥床边坐下来,神色复杂地看着他被月光照亮的,汗涔涔的侧脸,张开嘴巴,做了一个口型,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为什么?

  

  面对小七的时候,小柒总有太多的,说不出口的为什么。

 

  毋庸置疑,最初的小柒是讨厌他的,讨厌他平白无故的笑脸,讨厌他过分死皮赖脸的性格,讨厌他明明没有很强的实力也活的自由自在,讨厌他······比他早那么久遇上那两个青年。

 

  不过是小孩子之间令人啼笑皆非的嫉妒和不平,却驱使着小柒一次又一次拒绝着那个大他两岁的男孩儿抛来的橄榄枝,那时候的他心中总翻涌着没来由的怒火,他不想也不愿意花心思解读别人的心情,也不想迁怒于谁,便只得三天两头躲着自己这个便宜“哥哥”,偶尔得闲也是扎进后山森林里和不会说话又心思单纯的野物为伴。

 

  现在他终于有机会得以好好端详眼前这个男孩儿的时候,小柒才恍然察觉,眼前人也不过是想要一个同龄人的陪伴罢了。

 

  刺客和青年的身世他只略有耳闻,两个成年人总是不大愿意把那些尘封的往事翻出来给他们看,他们只是不停地改换落脚的地点,一年四季有多半时间都在路上颠簸,虽然小七从不言说什么,但这个年纪的孩子,谁不希望能有个同龄人一起分享自己的一切呢。

 

  不过是这样朴素的愿望罢了,那个男孩儿却愿意赌上自己的一切去赢得他的认可,为什么呢?


  因为我只有你了啊!

 

  小柒的耳畔焉然涌上一句熟悉的话音,大抵是小七在某一次堵到他的时候对他说过的话,时间地点他都忘的一干二净,唯有这句话,他却不知怎的记了下来。

 

  啊,也许真是这样吧,尽管他们都还拥有那个冷脸的刺客和嬉皮笑脸的青年的陪伴,可在内心的最深处,他们只能依靠彼此。

 

  笨蛋。

 

  小柒从被子里摸出那只温度明显高过他的体温的手,死死地握住。

 

  笨蛋。

 

  他在黑暗中死死地闭上眼睛。

 

  以后······可别再跟丢我了啊。

 

 

Fin ?

 

  纯粹摸来爽的文,啥啥都没认真推敲,OOC的我没眼看,如果这个设定我还有灵感的话日后可能还会写一点单元剧来补完故事线,但是如果没有的话,嗯,就鸽着吧,总之是薛定谔的后续。

 

  有人喜欢这两个小孩儿吗?我写的时候还算开心。


评论(23)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