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SS

放假了,废话很多。
极圈冬泳中。
菜鸡清水年更文手。
固执又古板。
间歇性自闭,
回复很可能不及时,
但最喜欢评论。
生平最讨厌和人吵架。
聊天欢迎私信。

【柒七】Boromery(下)

07.

 

 斯坦国王子来的声势浩大,走的也同样轰轰烈烈,几十米高的球形宇宙飞船上降下金属斜梯,圆头圆脑的斯坦国机器人列队两旁,生怕别人看不出他的身份。

 

 他知道斯坦国王子就站在舱门口,视线透过圆圆的镜片落在他脸上;他知道阿七现在还在里屋长睡不醒;他知道梅花十三蹲在房梁上伺机而动;他还知道可乐在大保健发廊门口冲他挥手;他也知道鸡大保没来给他送行,作为这些人里唯一的明白鸡,想必他心里也不会好受。

 

 他抬头看着这个散发隐隐荧光的高科技,他知道他曾经轻易就将它一刀两断,曾经他做到过,如今他也可以做第二次,他同样可以就这样一走了之,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隐姓埋名活下去。

 

 可是光是想一想那样的光景,他就觉得好无趣。

 

 他曾经度过乏善可陈的十几年,在一个又一个任务对象中辗转,存活于世的唯一原因就是还没被仇家干掉,活着的意义稀薄到只剩下为了完成任务而杀人。

 

 只是在遇到了伍六七之后,他突然,也想在这个世界多停留一会儿。

 

 他很早就理解到为达目的必有牺牲,而为了解开眼前这盘死棋,筹码他已早早备好。

 

 曾经有不知哪个人说过他太天真,天真,柔软,且本性难移,是芸芸众生中最不适合做刺客的那一株野草,可他偏偏又生的天赋异禀,被人挖走放在特定的容器中栽培成想要的形状,原以为万无一失,却还是在最后关头原形毕露。

 

 他的一生被安排的太明白,可这一次他想自己做一回决定。

 

 一个一生为杀人奔走的刺客,最后却为了救人而死,是否也能算得上是死得其所呢?

 

 柒握紧了千刃,走进了斯坦国的飞船。

 

08.

 

 那斯坦国的四眼王子把他塞进了一个胶囊一样的器械里,还煞有介事地告诉他这就是所谓“时光机”,他在心里佩服了一下他坚持演戏演完全套的敬业精神,顺便讽刺了一下他一本正经的装模作样。

 

 千刃被他悄悄留在了外头,那把刀本也是他从他人手中继承而来,如今非要让它和他一道灰飞烟灭总觉得有失道义,那是把实实在在的好刀,值得流传后世,只是找到下一任能驾驭他的人又不知是猴年马月了。

 

 望着看不到外界的磨砂玻璃,首席刺客眼神放空,思绪控制不住地飞远,说来好笑,在他漫长的刺客生涯中从不允许有太多儿女情长,只有死到临头了才敢冒出些矫情的胡思乱想。

 

 他马上就要死了。

 

 柒对于这点丝毫不疑有他,从他踏上斯坦国王子的飞行器的那一刹那他就知道那个四眼仔居心叵测,只是想到今后都不能再看到那个吊儿郎当的自己了,心中就不可抑制地涌上一阵失落。

 

 不知道伍六七醒过来之后会不会想念他,斯坦国王子定会编出些理由来圆他的谎话,但如果,他是说如果的话,伍六七能知晓他死亡的真相,是不是就会记住他的时间更久一些。

 

 他会为他伤心吗?会为他愤怒吗?

 

 啊,还是算了,如果非得这样的话,他还是希望他能尽快向前看,即便那意味着更快地忘却他们朝夕相处的种种。

 

 哎,也不知道没了他,那人的刺客生涯还要如何继续。他的武功实在很对得起刺客排行榜一万七千三百七十九位的身份,和人打架偶尔占个上风也多半是首席刺客出面代打。

 

 世间险恶,就他这个爱招惹是非的性子,没有他可怎么活得下去。

 

 想到这里,首席刺客摇头失笑,他又在瞎操心什么呢,在最开始失忆的那几年,没有他,那人不也照样活得好好的吗?自己又在这里矫情些什么。

 

 他闭上眼睛,耳边传来机械运作的细微声响,红色的光束猛然充斥了整个空间,火烧火燎的疼痛瞬间充斥了他的每一个细胞。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疼痛,如同被獠牙淬毒的蚂蚁由内而外一点点啃噬,有多痛呢?痛到让执行过千百次死里逃生任务的玄武国首席刺客都忍不住想要蜷缩起来呻吟。

 

 在玄武国与斯坦国曾经爆发的小规模战争中,他见过被这样的武器击中的玄武国人,灰飞烟灭,不留一丝痕迹,看来这个睚眦必报的四眼今天是铁了心要他的命了。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走到这一步是他自己的选择,就这样就好,活下去的本就应该是伍六七,那个曾经叱咤风云,满手血腥的玄武国首席刺客早就应该死了,在断崖上遭人背叛,掉入冰冷的海水的那一刹那就死了。

 

 余下的,本就应该是属于伍六七的故事。他有幸偷尝了片刻他的生活的滋味,他很幸运,很满足。

 

 他勾起一个微笑,放弃了所有抵抗。

 

 

 舱外传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

 

 已经意识不清的柒瞬间被惊醒过来,只见笼罩着他的玻璃罩子自一点处开裂,碎成千万片亮晶晶的碎片,梳着朝天辫的青年在不远处端着斯坦国机器人的一只胳膊,刚发射完激光的炮口冒着炙热的乳白烟雾。

 

 青年挂着流里流气的笑容,伸手蹭了一下鼻尖。

 

 “哟,靓仔,不好意思让你久等啦。”

 

09.

 

 小飞鸡抓着阿七的卫衣领口,带着他俩平地起飞,光速落地。

 

 双脚一挨上斯坦国铺着金属地砖的平地,伍六七就麻利地架起了遍体鳞伤的首席刺客,使出了他三十六计里学的最溜的一计——逃跑。

 

 “嘿嘿,没想到吧?我托梅花十三帮我做掉斯坦国的一个机器人,然后我就变成机器人的样子混进去啦。”

 

 首席刺客还在愣神,连身上的伤口如何疼痛都感受不到,只下意识地跟着青年迈步飞跑,突然,像是脑子里断掉的弦终于接上了,他猛一刹车,带的只顾闷头猛冲的青年险些翻滚出去!

 

 柒抓住阿七的卫衣领口,抓的指节泛白,他怕是除了握刀之外这辈子都没这么用力地抓过什么东西。他声音嘶哑,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焦急和,惶恐?

 

 “你怎么会在这儿的!?那肥鸡没告诉过你如果我不死的话,你就会······”

 

 “吵死了!你好烦呐!”

 

 平时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青年却突然火冒三丈,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

 

 “说你死脑筋你还就真对号入座啦?斯坦国王子随便胡扯你都信的吗?如果你真是过去的我的话,杀了你不就等于也杀了我吗!”

 

 伍六七架着他的胳膊又险险躲过斯坦国机器人的一发闪瞎人眼的激光炮,冲着他的耳朵大吼。

 

 !!!

 

 柒终于明白自己一直以来的感觉到的违和感是什么了,如果真的按照那个四眼仔的说法,他就是过去的伍六七,并且是从过去穿越而来的话,更有可能的结果应该是他们的生死相连,杀了一个就等于杀了一双,而不是什么狗屁的二者随机存其一。

 

 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直到眼下才看清,他还真是,关心则乱。

 

 “小心!!”

 

 源源不断的机器人围拢过来,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包围圈,眼见无路可逃,在数发激光炮齐射的瞬间,柒双眼闪过血红辉光,反手搂住阿七高高跃起,躲过了致命一击!

 

 柒闭眼集中精力呼唤爱刀,千刃破空飞来,被他牢牢掌握在左手,呼吸之间一个完美的正圆烙在地面上,被自上而下劈成两半的机器人还来不及垂死挣扎出几句乱码就炸裂成天边的一朵烟花!

 

 不愧是玄武国曾经的首席刺客!强弩之末也带着力挽狂澜的霸气!

 

 “哇哦!靓仔厉害哦!还有没有什么别的绝招给我开开眼界啊?”

 

 伍六七和他一道飘在半空中,看完了表演还有闲心鼓鼓掌,像是完全不知道什么叫着急,也不知是视死如归还是纯粹心大。

 

 “等回去了有的是时间给你看,一会儿下去之后我拖住他们,你去找那个四眼的飞行器,我随后就到。”

 

 “靓仔,你说的轻巧哎,其实你是没打算再回来了吧?”

 

 平时都是一副要么猥琐要么邋遢的表情的青年,一认真起来却给人一种很不好糊弄的感觉,他带着一脸“被我猜到了吧”的坏笑,对着愣住的柒说:

 

 “说什么回去了有的是时间,你是又打算一个人挡这帮铁疙瘩吧?那我千辛万苦跟到这里来找你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斯坦国的无人机在极速靠近,空中也不再安全了,柒回过神来,只想着如何护眼前人周全,却不成想被一把冰凉的武器抵住了胸口。

 

 “!!!”

 

 柒震惊地看向伍六七,后者坏笑着摸了摸自己的朝天辫。

 

 “我从四眼仔的实验室摸出来的玩意,听说是能穿越空间的呢,不想试试吗靓仔?可惜看看电池只能用一次了呢。”

 

 柒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他想干什么,反手扔掉了千刃就去夺阿七手里的枪,可惜已经太迟了。

 

 一个绿色的虫洞在他身后张开,强大的吸力几乎让他瞬间丧失了行动能力,目眦欲裂中他只看到阿七对他笑着挥了挥手。

 

 “拜拜啦靓仔,我们有缘再见啦。”

 

10.

 

 空间跳跃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那个四眼王子开发的枪还是个处在试验阶段的半成品,用户体验奇差无比,像是把全身上下每一根骨头打碎了再重新拼装,连带着整个人都变得颠三倒四,只觉得手不是手,眼不是眼,没有哪处还听使唤。

 

 这让柒想起了自己在海上被海浪漫无目的地推送的日子,他有时候也会短暂地清醒几秒,那时候的感觉就如同在这个虫洞里一般难受。

 

 那时候他早该死了,可心里却就是有那么一个念头支撑着他,让他近乎顽固地撑到了有人来搭救他。

 

 是仇恨吗?还是他只是单纯的不想死?如果他当初求生欲那般强烈,为何如今又会为了别人轻易地放弃了自己的命。

 

 为了别人?为了谁?

 

 柒连带着记忆也混乱起来,脑海中闪过一张笑脸:

 

 “拜拜啦靓仔,我们有缘再见啦。”

 

  ······

 

 !!!

 

 柒从床上猛然弹起。

 

 鸡大保闻声带着小飞鸡光速赶来,只见首席刺客瞪着眼睛盯了自己的手几秒,紧接着突然抬头,一脸的如丧考妣让他忍不住退避三舍,没等他反应过来,千刃就已直逼他心口而来!

 

 “那·个·四·眼·现·在·在·哪·里?”

 

 阎王爷要发威,神仙来了怕是也拦不住。

 

 “柒哥你冷静啊!阿七他没事的!真的!你看你的刀不是都还好好的带在你身上吗!”

 

 鸡大保手舞足蹈加大喊大叫企图引起首席刺客的注意,事实证明生物的求生欲有的时候真的可以救命,如果没有他这句话,大保健发廊此时此刻恐怕已经被砍的四分五裂了。

 

 千刃的剑尖明晃晃指着蓝羽鸡的胸口,首席刺客眼神冷酷。

 

 “给你一分钟。”

 

11.

 

 “所以说我一开始就觉得那个四眼仔不靠谱了,哪有斯坦国人会真心帮玄武国人和普通人的咧,那天他说的话都是骗我们的啦!”

 

 鸡大保一边带路去神医的诊所,一边掐着烟嗓给黑着脸走在身后的刺客解释。

 

 “那天我们发现阿七不见了,正准备动身去斯坦国找你们的时候,你就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了,昏迷不醒,遍体鳞伤的。那个小丫头一看就明白了啦,立马打电话过去威胁那个四眼仔,说如果他敢动阿七,她现在就跟他分手,而且老死不相往来的啦。”

 

 柒听着只觉得愚蠢到了极点,斯坦国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得?情商都补贴给了智商吗?

 

 “所以那个四眼仔现在正在小丫头那里跪着呢,等我们到了神医那里,你想问他什么都可以了啦。”

 

 那个四眼仔如何他不关心,他只想知道一件事。

 

 “阿七他现在怎么样?”

 

 鸡大保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摘下墨镜神秘兮兮地冲他一笑。

 

 “这个,你到时候就知道了啦,不要着急哦靓仔。”

 

 柒沉默地抽出千刃。

 

 “啊啊大侠饶命啊!!!”

 

 

 

 

 “对不起!”

 

 柒面无表情地看着冲他九十度鞠躬的小女孩。

 

 “······我没想到他连我都骗,给你们添了麻烦,还让你们置身险境,都是我的错!是我太天真了!我不会请求你原谅,只是······”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

 

 柒轻轻地打断了可乐,然后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他拍了拍可乐的头。

 

 “谁都有天真的时候,你只是想帮忙。”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你不是也做出了补救吗?肥鸡说阿七没事,我现在也好好地站着,已经没事了。”

 

 “······嗯!!”

 

 美少女抬起头,冲着柒扬起一个带着泪花的笑容,紧接着一转身,给了被扒的只剩一条蓝白内裤,惨兮兮地跪在搓衣板上的斯坦国王子毫不犹豫的一脚!

 

 扒门框偷听的鸡大保抖了抖,啧啧!看着都觉得疼!

 

 “给我说!把你知道的都吐出来,记得要一字不落哟~”

 

 四眼王子看着两张一模一样的阎王脸,流下了一滴斗大的冷汗。

 

 “······我说。”

 

  

 

 “简而言之,就是人的存在不是绝对唯一的。”

 

 斯坦国王子跪的笔直,伸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我们斯坦国曾经有过类似的研究,因为这关乎于时光机的发明和使用,但最终我们发现,人的存在实际上有很大一部分取决于主观因素,也就是人们本身,而不是这个世界已知的物理法则。”

 

 “斯坦国顶尖的研究团队耗时数十年,耗资天文数字,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人的存在除了既定的寿命以外,是由人的记忆决定的。”

 

 “具体的研究过程太复杂了,我就不解释给你们听了,说了你们也听不懂,总之,就是一个人是否存在,存在感的强弱,取决于别人对他的记忆。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你存有印象,那么即便物理上你还没有死亡,实际上你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那我和阿七······”

 

 “着什么急,我这不是就要说到你们了吗?你们的情况在我们斯坦国实验的无数案例中也算是罕见的,但如果按照我们的理论来解释的话,就是:伍六七的记忆塑造了你的存在。”

 

 “!!!”

 

 “他想必和你提过他睡着的时候做的那些梦吧?正因为他的情况太特殊,失忆之后几乎完全活成了另外一个人,如今他的记忆开始恢复,两种存在无法相互融合,所以另一部分记忆分裂了出来,形成了你。”

 

 “我···是阿七的回忆缔造的?”

 

 “可以这么理解吧,你难道没觉得他越是睡的时间长,你的存在感就越强吗?”

 

 柒陷入沉思,似乎的确如此,他初来乍到大保健发廊的时候即便是扶着刀站在门口,对着每一个过路的人释放无差别的气势也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但随着阿七开始嗜睡之后,只要他一回归本职保安工作,就会有不少人一看到他就掉头跑掉。

 

 “所以你明白伍六七那个家伙为什么最近格外嗜睡了吧?”

 

 四眼带着得意的笑容说道。

 

 “那,只要阿七的记忆完全恢复,嗜睡的症状就会消失喽?”

 

 可乐摸着下巴,一边思索一边问道。

 

 “当然,那时候你们两个就彻底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了,杀了一个另一个也死不了了,啧,所以才想在他毛病好之前干掉你的······”

 

 斯坦国王子跪着搓衣板也不忘小声逼逼自己已经流产了的计划,被可乐黑着脸狠狠又踹了好几脚。

  

 两个独立的个体······也就是说,他可以和阿七一起生活,而不用担心哪一天他们其中一个莫名其妙地消失喽?

 

 哎呀妈,不好,他明明是个冷酷无情的刺客,但他现在居然觉得开心到要爆炸。

 

 熟悉的脚步声停在门口,柒惊喜地转过身去,青年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邋遢相,流里流气地倚着门框,手里拿着剪刀,装逼地吹了一下。

 

 “哟,靓仔,看来咱们很有缘分啊。”

 

 

尾声:

 

  小岛上的人最近都在传,若志小学旁边那条街上大保健发廊的Tony老师最近找回了他失散多年的同胞兄弟,而且这个同胞兄弟,不仅人长得靓,武功还特别厉害。

 

  轰隆!岛中央突然传来一阵巨响,震的沙滩上正在度假的游客大惊失色以为遭遇地震,正在给比基尼美女涂太阳油的蓝羽鸡淡定地推了推墨镜,冲吓得花容失色的美女说道:

 

  “不要害怕啦小姐,只不过是我们店里的人在切磋武艺了啦。”

 

  与此同时在岛屿某处,柒哥手腕一抖,又劈开一座山头。

 

 “哦哦哦厉害哦靓仔!!”

 

 朝天辫青年闪着星星眼啪啪啪鼓掌,首席刺客邪魅一笑,人设崩的一塌糊涂。

 

 “没什么,小意思,说好了回来之后有的是时间给你看厉害的。”

 

 蹲在不远处树上的梅花十三:······不是很懂你们基佬。

 

END


评论(54)

热度(764)